低度酒成為下一個風口?

奶茶已然成為現代年輕人的社交新方式,除奶茶之外,越來越多的資本、互聯網巨頭、創業者試圖安利年輕人,讓低度酒成為新的社交標誌。

原來,字節跳動繼去年跨界打造一款白酒品牌「隨我小酒」,今年又投資了酒類產品生產商厚血酒業。此外Tech星球獲悉,位元組還擁有「位元組堡」「靈感代碼」等低度酒品牌。

隨我小酒

互聯網新貴入局做酒的生意,京東數科也在今年參投了酒類電商平臺搜茅網。資本湧入加速了酒類賽道的蓬勃發展,數據顯示,2021年截至5月,酒類賽道5個月時間發生融資27起,總金額約為25.08億元。由2011至今10年間,國內酒類賽道共披露投融資超550億元。

單就低度酒細分領域而言,從2016年開始,至少有20多家低度酒品牌獲得融資。MissBerry貝瑞甜心、冰青、利口白、落飲、WAT預調酒等品牌背後,站立著紅杉、真格、經緯中國、天圖投資、貝塔斯曼等明星投資機構。

低度酒

數據顯示,2021年第一季度天貓、淘寶銷售管道上,2449家酒類品牌銷售額增速100%及以上,其中低度酒品牌多達1415家,占比57.8%。

低度酒區別於傳統三大酒飲白酒、啤酒、葡萄酒,低度酒通常是指果酒、米酒、預調酒、氣泡酒等眾多品類的新式酒飲。低度酒賽道是一個有望在2027年達到2500億元規模的市場。

低度酒市場吸引著大量資本湧入,但也被不少機構拒之門外。低度酒行業入門門檻太低,技術上的革新空間低,沒有技術壁壘。如果要拼團隊行銷能力,則需要大量燒錢,對於早期天使投資機構來說,很難。並且,低度甜酒,沒有足夠多的消費場景。

低度酒門檻太低

低度酒行業中,RIO作為中國預調雞尾酒市場的「老玩家」,已經戰勝一眾競爭對手取得當下的階段性勝利,2020年,RIO在預調酒行業的市占率為83.9%,成為無可爭議的龍頭。

 

以上資訊僅供參考,相關內容純屬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台立場。投資涉及風險,股票和結構性產品如窩輪、牛熊證之價格可升可跌,投資者可能會損失全部本金,請自行注意風險。